今天是:
13938255602
专注于农资行业、专注于软件研发、专注于行业服务,努力让《农资王》成为您管理企业的好帮手。
新闻资讯 News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老农药人回眸我国农药植保业的全面巨变

作者:农资王---李罗飞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11-7 15:32:28 查看:
回眸我国农药植保业的全面巨变,不仅表现在原药品种的仿制、创新和制造工艺工程的革新,农药剂型、制剂和加工应用技术等方面也发生了深刻变革。笔者有幸与农药结缘,与农药制剂加工研发相伴了大半生,至今难分难舍,仍牵挂着行业的发展进步。在新中国70诞辰之际漫谈亲身经历故事、未来期盼和人生感悟,与农药同行进行互动、交流情感,力促后辈继续追梦前行。

老农药人回眸我国农药植保业的全面巨变

    一、我深深地爱上了农药和农药制剂加工

    笔者1940年出生在四川涪江河畔的一个偏僻小村,四周全是丘陵高坡,当地农民就在不足三平方公里的冲渍平原上以种植水稻、玉米、红薯、油菜、棉花和各种蔬菜等维持生计,部分蔬菜肩挑去附近小镇出售。

    记得中小学假期回家时,笔者常参加抓杀菜青虫、烟虫、地老虎、棉铃虫和用手拭灭蚜虫、红蜘蛛的劳动,农忙季节下水田运秧、插秧和拨草等农活,也常把稻苗当成稗草拔掉,亲身感受到各种虫害的可恶和务农的辛苦,亲眼看到黄瓜霜霉病、白菜腐烂病等造成毁灭性病害而感到心痛。笔者当时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离开农村去到远方,从事改善农业劳动的工作。

    1953年,笔者来到离老家60多里,需步行一天的遂宁县城上中学,因对高中化学实验里的物质和反应时颜色的变幻感到好奇,从而对化学产生了兴趣。1958年,四川报刊上登载了该校高中化学老师在实验室合成出了“1605”(对硫磷)农药一事,引起了校内外的轰动和上级的高度重视,同学们对这位老师更加钦佩,从而使笔者对神奇的农药也更加向往。

    假期回家时,笔者也会抢着去公社里干与农药有关的活,当时用破袜子装“六六粉”抖洒或用喷壶或扫把甩洒“滴滴涕”可湿粉稀释液在作物叶片上,由于无口罩、工作服等防护措施,回家吃饭时口鼻和周身都有难闻的刺激性气味,但鉴于是自己的爱好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1959年笔者参加高考,开始填报了中国科技大学高分子专业为笫一志愿,送填表前一天改成了北京农业大学农业化学化专业(现在的中国农业大学农药专业),对响亮的“化学化”一词充满憧憬。高考结束后,终日坐立不安,昼夜难眠,总在为考试答题的失误而悔恨,为未来的前途命运而担忧。

    突然有一天,笔者从外婆家回来,看到一大群不常来往的村里人,围在家院里外敲锣打鼓,喜笑言开。当笔者走进他们时,多人拥上前来,不约而同地对笔者说:“全公社只有你一人考上大学,这下可以去北京见毛主席了!”笔者当时又惊喜又怀疑,看到入学通知书心里才踏实下来。

    当笔者人生第一次看见并坐上了通往首都高等学府的汽车、火车和公交车,情不自禁地一路欢歌到达学校,盼望着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的到来。但到校不久,学校却安排新生去学校农场劳动锻炼两个月,当时又特意安排我们在傍晚干些挑粪、平地等又脏又累的重活。在温暖的南方从没正式干过农活的笔者,却在严寒的北方大田饱受风霜。在十分疲惫中对“农业大学”产生了疑问,也不好意思与考入北大、清华的高中同学见面,觉得比他们低了一等。

    当返校正式上课的五年期间,朱德总司令和邓小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曾来学校视察,陈毅外长在三年困难时期多次做形势报告,给农大学生打气,并指明“德智体全面发展、多才多艺、‘又红又专’”的努力方向。国家领导人对农大的重视,让笔者很受教育和感动。设置的农药、植物保护课程直接由黄瑞伦、尚鹤言、韩憙莱等老师讲课,笔者明白了农药制剂是农药走向实际应用的“桥梁”。当讲到除草剂“敌稗”能杀死稗草而不伤害稻苗,植物生长调节剂可以调控作物的生长发育及开花结果时,农药的神秘感在笔者心中更加浓厚,笔者心想今后也不会误判而伤害稻苗了,逐渐对农业、农药和农药制剂的重要地位和发展前景有了较全面的认识。通过胡秉方、周长海、陈万义等先生教授有机化学课,笔者知道了宇宙万物包括各类生物均由形形色色的化学物质组成,化学物质无处不在,各种化学物质的组成和结构,决定和影响着它们的物理、化学及生物性能,感知其中的理论奥妙而增添了对化学农药的浓厚兴趣和向往。

    五年学习中,还有幸与黄瑞伦先生一起做蔬菜中农药残留量分析试验,以及和尚鹤言先生做除草剂敌稗加工实验。毕业前实习,在天津农药厂与工人师傅一起倒班,生产对硫磷、敌百虫原药,张立言厂长给我们讲农药产业链的紧密联系和他的人生感悟。在中国农科院植保所农药室,由王君奎、程春河等诸位先生指导乳油、粉剂等配方理化性能优化试验,从而使笔者对未来的农药制剂研究工作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

    1959年国庆10周年游行时,在天安门城楼下,笔者亲眼看到了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周恩来总理向我们招手,笔者还曾多次前往人民大会堂参加国事活动。1964年8月毕业前夕,周总理、彭真市长、宋平常委等老前辈在北京体育馆给当年首都大学毕业生做“革命与劳初”的主题报告,并走下讲台与大家见面,大家深受教育和鼓舞。

    带着党和国家的关怀和期盼,笔者满腔激情告别了北京,没有回四川老家直接到了沈阳化工研究院。当时,沈阳那被黑烟笼罩而严寒的空气,以及将高粱米、窝窝头当作主食,对南方人确实是个严峻的考验,不少学友先后离开沈阳。笔者四川大学毕业的老乡来院两年在肺病手术后不久去世,令笔者凝思,但由于专业对口和对农药的偏爱,笔者没有把这些情况放在心上,在农药制剂研究室工作了36年一直到退休。

    其间,1980年笔者受到日本(大阪)住友化学宝琢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西沢吉彥博士邀请,去该所农药制剂研究室进修,1987年受化工部指派去日本(茨城县)筑波科学城中的日本农业环境技术研究所合作研究。日本许多的农药研究对我国适用,但他们对技术秘密十分保守,外来人根本学不到真正关键的东西,但可及时了解全面系统的专业知识。

回国后的1990年至1993年间,笔者在持续搜集整理国内外技术知识和总结亲身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利用工作之余,主编了《农药新剂型》一书,并于1994年由化工出版社出版,在国内首次将零乱的农药剂型加工和应用技术资料进行了科学分类和系统整理,对新生的农药剂型和控制释放技术做了较详尽的论述和研讨,对我国农药新剂型的发展可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也为以后的加工剂型书籍的再编奠定了基础。1998年受日本农药学会农药制剂与施用法分会邀请,在奈良做大会发言和研讨,并在东京与日方同行座谈交流中日农药缓释剂的发展概况。

    1999年退体至2014年间,笔者继续在深圳诺普信、海南正业、青岛瀚生等五个农药企业就职,帮助他们提高制剂产品质量、优化产品结构、研发水性化新产品等。至今对本行业仍恋恋不舍,经常关注我国农药,特别是农药制剂加工的新进展,也十分期待残存的技术构思能梦想成真,为农药剂型加工和应用技术尽早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贡献自已一点微薄力量。

    二、我国农药工业伟大成就的发展历程和未来

    建国七十年来,我国农药工业及植保业,在“农业是国民经济基础”、“乡村振兴战略”和“三农”政策的指引推动下,自力更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取得了辉煌成就,主要表现在如下五个方面:

    1.从土法调制和作坊式生产硫酸铜、波尔多液、石硫合剂、六六粉等单调品种,到现代工业化大生产多门类、多品种、多剂型;农药从药源短缺而作为战略救急物资,到产量、使用量和出口量三项均居世界第一,充分满足了国内用药需求,保障我国农产品的连续优质丰产,为世界22%人口的丰衣足食、卫生防疫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及国际社会做出了重要贡献。

    2.高毒和高残毒农药品种从70%以上降至0.15%以下;低含量粉剂和乳油为主体剂型(70%以上),大都被高含量水性化和粒状化产品所取代;原药含量从一般为60%左右,提升至95%以上,收率提升,成本降低;中国从农药进口国变成农药输出国,农药出口量超过美国,制剂出口量已超过原药出口量,这充分显示我农药产品质量持续提升的态势。

    3.由原药、助剂、中间体依靠进口,建成了原药、助剂、中间体、制剂、药械等自行工业化生产的完整体系,并有大量出口。

    4.组建了新农药创制和安全性评价机构和国内外合作体系,为新农药研发搭建了坦阔的创新平台,已从仿制为主步入到创制为主的轨道。自创品种50余个,约10个应用广泛,其中井冈霉素、乙基大蒜素、多菌灵等品种久用不衰;被称为世界知名仿制高手,将草甘膦、吡虫啉、百草枯、百菌清、毒死蜱等优质产品推向了国际市场;找到了快捷有效创制新农药的刘氏中间体衍生法、宋氏小分子法和李氏除草剂构效理论。

    5.实现了从农药研发到产品应用的全程产业链的统一领导管理,并制定了相关的法规和流程制度,为科学安全使用农药和农药植保业全面、快速、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通过重金收购以色列马克西姆和瑞士先正达,巧妙进入世界农药三巨头,为实现世界农药强国梦铺平了道路。

农药工业七十年,是我国农药产量剧增到质量不断提升,由农药进口国变成农药出口国的七十年;是由高剧毒原药为主变成高剧毒农药极微(0.14%),乳油、可湿粉为主体,变成多种环保剂型不断攀升的七十年;是陈旧落后的生产设备向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技术装备的现代化生产转变的七十年,是农药工业和植保业全产业链向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转变的七十年,是农药生产大国向农药强国转变的七十年。

    这些成就的取得,是在党的改革开放思想指引、“三农”政策持续细化和历届政府正确领导下,通过几代农药人艰苦奋斗的换来的结果。笔者在这里对曾从事农药教育和科研工作的杨石先、黄瑞伦、胡秉方、陈万义、陈茹玉、赵善欢、方中达、尤之平等,积极推进农药研究和《安全性评价中心》建设先行者王大翔、张少铭等,农药剂型和助剂研究积极贡献者王君奎、王早骧等,农药性能评定的张泽溥、龚坤元等,农药技术信息收集和传播交流者承纪元、尚尔才等,和出色的农药组织管理者等先辈们的辛勤奉献,深表敬意。

我们亲身经历和见证了我国农药工业的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如下三个阶段:

    (一)1949-1979年,自力更生,稳步发展,健全农药产、学、研和农药监测体系阶段

    解放初期,面对新立的国家安全和人民的吃饭问题,政治以阶级斗争为纲,工业以钢为纲,农业以粮为纲,在《农业发展纲要》指导下解决温饱。主要种植稻麦棉,以有机氯农药为主体,防治蝗虫、粘虫、棉铃虫、小麦吸浆虫等。此间,在北京农大、南开大学、南京农大成立农药专业,在沈阳、上海、江苏、浙江、湖南等设立农药研究所,不久就有乙基大蒜素、多菌灵、井冈霉素等自创成果诞生。

    经过1960-1962年三年自然灾害的洗礼,我国对农药重要性的认识更加深刻,在天津、杭州、上海、南通、青岛、淄博、沈阳、重庆等,增建国有农药骨干企业。1963年,组建了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开始执行农药登记监测制度,以保障农药产品的质量、效果、安全及市场秩序。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的方针,掀起了农业大发展新高潮,城乡经济全面振兴。有机磷、有机氮和菊酯类农药先后兴起,全国农药年产量基本满足国内需求,位居世界第二并有少量出口。在上述农药的产学研格局形成和检测机构建立后的1979年,在沈阳成立了中国农药学会。

    (二) 1980-2000年,打开国门,吸取农药跨国公司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提升我国际市场竞争力阶段

    1980年前后,杜邦、陶氏、拜耳等跨国公司,纷纷以优质、环保、高性价比产品,进入中国农药市场,并设立办事处和产品本地化的研发中心,开始挤压我农药市场和民族工业,逼迫国内企业“强身健体”。

    1983年开始,陆续禁限高残毒有机氯及高毒的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等农药的生产和应用,形成了农药需要进口的空间;首次颁布了《农药管理条例》,组建了农药工业协会,力图凝聚和规范农药行业;修改保护新化合物的专利条款,出台了《农业化学物质产品行政保护条例》;提升原研究院所为南北国家级研究中心,以促进我国农药创新,1999年自创的氟吗啉问世并获得欧美专利权;国内有产品和经济实力的企业走出国门,闯入国际农药市场,形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新格局,很快农药出口超过进口量。此间,棉铃虫大爆发,使国内低迷农药行情得以提升,农药厂点暴增,农药结构性过剩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三)2001-2019年,知难而进,完善自我,力争更多国际主动权和话语权阶段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优质环保的国外高端产品,在专利武器保护下长驱直入,涌向国内农药市场。至2011年,国内水稻三分之一市场,被外国公司占领,我国农药市场面临着逐步被跨国公司吞食的危险,这对我国民族农药工业的技术创新既是严峻考验,又是最直接的推动,迫使国产农药改进提升,同时加速制造国外专利过期产品,加大对外出口。至2006年,我农药年产量已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5年后我农药制剂出口总量超过原药出口总量。

    但这“虚胖”的农药产值,仅相当于一个国外中型跨国公司的年销售额,其原因是缺乏自创的优良品种和品牌,生产成本高,附加值低所致,必须从技术创新找出路。加之大量的小型农药企业犹如一盘散沙,缺乏经济技术实力,无法进行耗资巨大的新品研发,造成低水平重复建设、产品同质化、质量低下、乱加高毒成分、价格战、产量过剩、废弃包装物公害及种种市场乱象;国有大中型企业开工率低下,冲击着它们的销售和发展,市场经济的惊涛骇浪冲破了宏观总量调控的长堤。

    更为严重的是,过量施用低效高毒农药,对土壤、水质和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威胁着人们的健康和安全,影响农业的可持续发展。2015年始,“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起步,停用百草枯,《农药管理条例》正式生效,《环境保护税法》出台等措施,推进预防为主、综合防治、农药提质减量,保护和净化生态环境,建设富强、文明、美丽的大中国。

曾采取提高入业资金门槛和产品登记费,取消和限制乳油登记,取消商品名、产品审核等措施,都无济于事,仍然未解决厂点多、低质产品过剩问题。其总根源在农药管理的上层建筑。化工部门按建厂条件增多新厂点,壮大队伍朋友圈,农业部门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树造产品丰富的繁荣景象,还可创收。供需难以平衡,症结难于寻找,意志难以统一,难题无法解决。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设美丽中国、加速民族复兴的大环境推动下,由农村农业部统管农药植保产业的英明决策,成为我国农药植保行业走向全面、快速、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转折点。

    农村农业部正确评价了化学农药,纠正了将“农药”妖魔化的偏见,倡导统防统治,综合防治,科学、安全地使用和保护农药,优化施药器械,提高农药利用率,提前实现了农药零增长目标;制定农药植保全产业链的配套流程、机制和运行法规,着力于原药创制、合成工艺、加工剂型及助剂、应用技术及药械、安全环保、宏观监控等各环节综合技术水平的全面提升;简政放权,简化登记审批流程,细化和科学规范登记制度章程等;并着手企业兼并重组、产业科学布局、农药总量、结构及外贸的统筹兼顾,强化科研和战略顶层设计及宏观调控等举措,为我迅速实现农药和助剂的研发生产、制剂加工和应用强国,建成中国特色的农药植保全产业链统一体系提供了组织、机制和制度保障。

我国正从多厂点、小规模、作坊式重复生产中低档产品,向集约化、大规模、现代化生产高中档产品迅速转化;从高污染、高成本、低品质、低效益的农药生产大国,向高质量、高效益、低污染、低成本的农药强国迅速转化。

    笔者认为,下步的工作重点是:忍痛割爱搞重组,集中精力搞创新。具体想法如下:

    1.及早寻求高收率、高纯度、低成本、零污染的合成路线和生产方法,让有技术实力的企业或与研究所协作,分工仿制专利即将过期、应用广泛、前景看好的大吨位优秀农药新品种及环保剂型,尽快推向国内外农药市场。

    2.组织协调国内和可利用的国外农药研究力量,做好条件保障及激励举措,重点按照活性中间体、低分子农药、化感物、动植物微生物代谢产物、中药材及动植物残体等中的天然活性物,进行接枝组合或生物发酵的思路,补充或充实防治多发、难治和迅速蔓延的病虫草鼠害、抗逆防灾、保健助长等的短缺产品,创制安全环保、性能优异的中国特色新农药或植物生物活性和诱抗免疫的化合物,并能理直气壮地走向世界。

也可在积累成功农药作用机理及代谢机理相关数据基础上,以靶标为导向,用电脑虚拟结构设计更优秀的化合物,或从有害生物正常生理代谢及生活习性中,寻求干扰或对抗生长发育造成生理病变或扰乱交配生育等新作用机制而难以产生抗药性的化合物,来寻求新农药等。在万众创新的大浪潮中,农药科技大会战定能迸发出更多令人惊喜的创新成果,提高我国际综合竞争力。

    3.组织相关高等院校及科研院所,对制约农药农化技术领域深度发展的基础性、关键性、前沿性、前瞻性的共性课题,进行探索和研究,先前开路,为我国农药农化科技业长远发展奠定基础。

    4.在农药制剂方面:

   (1)在提高质量和改进适宜于飞防安全用药的高含量悬浮剂、水乳剂、微乳剂、环保乳油等基础上,着重研究高含量的干悬浮剂(包含现称的水分散粒剂)、乳粒等的新制法和以海藻酸、壳聚糖等为主要原料制作可溶性袋,包装高含量可湿性粉(粒)剂,可溶性粉(粒)剂,水面扩展粉(粒)等固体剂型,主要用于除草剂、触杀性杀虫剂、保护性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及叶面肥等的无人机喷布和常规喷雾。

(2)用协作攻关的成功办法,重点研究与作物栽培管理流程相伴与机械化农业相适应的非大面积喷雾的局部隐蔽施药用剂型及施药方法等,在具有环保、高效、节省特点的控制释放制剂、精准施药和保护环境上狠下功夫;将医药、肥料及生物信息传递技术等的最新成果,转用于制剂研究中;加强生物源和功能性助剂的研发,力争在该智能化制剂领域占领制高点,走在世界前列;另外,建议降低或减免创新产品的登记费和试验费,以鼓励和促进民营中小企业和科研院所的创新热情。

(3)扩大低微毒无恶臭的常规农药产品,在小宗作物和非农业领域的应用,如家庭、餐厅、宾馆、列车、班机等公共场所卫生害虫(蟑螂、苍蝇、蚊子、白蚁及老鼠等)用的诱杀剂、驱避剂、涂布剂及无刺激气味的喷布剂,中药材、园林、花卉用的杀虫杀菌剂、植物生长调节剂,果蔬用去残保鲜剂,粮储防虫剂,和减灾(干旱、霜冻等)抗逆、土壤改良、三废处理用药,工业建材杀虫、皮革除霉等及“一带一路”国急需用的药剂。同时,建议单纯的农药制剂加工厂,应能至少生产一种无环境污染的短缺原药品种,以获得一定的生产主动权。

    5.兼并重组做强做大,强化创新,保护环境是世界大势,不可阻挡。多数农药企业的首要任务是,按照安全环保要求,尽快求得生存权,然后研制独特产品争取发展权。靠低水平重复、炒作概念、弄虚做假、粉饰包装等手法已没有活动空间。

    可根据专业配套、优势互补、相互靠拢的原则,进行企业间的兼并重组和产权转让;原药、助剂、重点中间体和超高含量制剂,进行高度集中的专业化生产,合理分布在有资源、有良好技术基础和环保设施的工业园区内,同时也鼓励和支持农药加工企业和其他化工企业综合利用本地特殊资源或自身副产物,创制和生产不造成环境汚染的新农药;无环境污染而能长期独自启身的制剂或制剂原药同体企业,可在原有强势基础上发展自身的特色产品,不必要“一刀切”进入有限的园区;品种设备落后,生产环保条件差,又无技术研发实力或欠债累累的所有定点厂,无条件地转至农药产业链相关的薄弱环节,如农药应用技术服务、水溶性或可降解的农用包材生产、药后包装材料回收利用、其他辅料生产或小型药械、农用机具等相近行业或关停破产。

    三、我国农药制剂加工业的飞速发展,带动个人的成长进步

    1964年参加工作时,笔者深感过去学的初浅知识远不能适应研究工作需要,本着大学毕业不是学习的结束,而是实用知识学习的开始,努力在国家各个发展阶段完成科研任务的实践中,带着问题学理论和操作技能,不断积累知识经验,以求进步。在伴随我国农药制剂50余年的科研实践中,笔者负责的课题组主要留下如下方面的记忆,这些工作收获是农药产业整体进步九牛中之一毛。

    1.有机磷粉剂稳定性研究

    1966年前,我国主体农药剂型是“六六六”“滴滴涕”等有机氯农药粉剂及混合粉剂,之后中国农科院提出的甲(甲基对硫磷)-六(666)粉药效优异取代了前者,1983年有机氯农药禁用后,由甲(甲基对硫磷)-敌(敌百虫)粉等代替。 1960-1986的20年间,有机氯、有机磷及其混合粉剂等粉体农药占全部制剂的90%以上,大量使用的填充剂为五花八门的当地陶土(泥巴),普遍存在产品贮存中有效物分解失效问题,这不仅造成农药的极大浪费,给防治效果、农作物和环境及食品安全带来不良影响,粉剂稳定性问题急待解决,被列为当时大会战攻关项目。

    笔者1966-1986年间,去全国各地采集60余种代表性填料,改建了可能与原药分解有关的填料表面理化性质的简易测试方法和双有效成份的连续比色分析法,并比照这些理化性质与有机磷原药分解的相应关系,最终确定了以阳离子代换量、铁含量、pH值为主因,是影响产品稳定性的填料物化指标,为快速筛选合格填料和防分解措施指明了方向。当时曾用乳钵手磨制粉,用化学滴定法和分光光度计比色法作分析手段,在大量而繁琐的制样和分析测试工作中磨炼了耐心和毅力,陆续完成了甲(基对硫磷)-六(六六)粉、甲(基对硫磷)-敌(百虫)粉,敌马(拉硫磷)粉、乐果粉等有机磷粉剂稳定化研制任务,解决了燃眉之急,亦为今后解决粉体剂型的稳定性提供了重要参考,为此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和首次国家科学大会奖,部分技术内容入编《农药研究报告选集》、《农药的混用和混剂》专著中。

    2.农药粒剂的研发

农药粒剂比粉剂具有方向性,施用时无粉尘,有一定缓释作用,使用效率高,对水田作物和土壤病虫草及玉米螟等防治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属当时国内空白,曾列为化工部的大会战攻关项目。因国外的捏合造粒法工序长、能耗大、造价高、污染重,1974-1977年间,在无参考资料和样品的困难条件下开始研究包衣法、浸渍(吸附)法及捏合新法制作农药颗粒剂。60年代初北京农大曾用碎砖粒做“六六六”粒剂,原料来源有限。通过国内调查研究后,选用天然的河砂、石煤渣、煤干石、硼泥、磷石膏等工矿废料做粒基或填充剂,用工业石蜡、松香、滴滴涕、敌百虫等原药本身做粘结剂,采用原药热熔包覆(浸渍)粒基后,冷至常温成型,制成包衣和浸渍法粒剂,免去粉碎、造粒、干燥等工序,节省能源,保护环境,制法快速简易,性能优良,并具均衡缓释作用,以新的制作工艺填补了国内空白,并为今后国内包衣法、吸附法制作呋喃丹、辛硫磷等农药粒剂新产品,提供了经济易行的基础制作方案。制得的对硫磷-滴滴涕粒剂及对硫磷粒剂商品,受到当时美国FMC公司的好评。曾获得化工部重大贡献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及国家科学大会奖。

    3.种衣剂研发

考虑到长期往地里放硅砂对土壤团粒结构不利,用种子做粒基应是较好的选择。1982年在国内首先试制了棉花用的甲拌磷-多菌灵种衣剂,初显成效。1989~1991年间,受日本保土谷公司启发,提出了水稻直播用种衣剂的选题,接受了化工部过氧化钙的合成和应用的研究任务。此时仅有三人的课题组,自身进行合成、分析、生测等工作,最终完成该种衣剂研究任务,其成果的主要创新点是:

    (1)完成双氧水与石灰反应合成过氧化钙,产品纯度达75%以上,收率99%以上,实现合成与制剂产品的连续生产。

    (2)添加复合微肥、保水剂及冶炼废渣,克服了此类日本产种衣剂的钙单盐毒害,改善了种衣剂综合性能,为水稻的省工、省力、省水、省肥和低成本、优质高产栽培开辟一条新途径,已获国家发明专利权。产品经化工部技术鉴定后,科技部出面向全国示范推广,取得良好效果。但因接受该技术厂家不属农药定点单位,当时不能生产此种支农产品,未能满足黑龙江等省广大种稻大户的多次用药需求,有待持续开发和改进完善。

    4.独创农药制剂水性化新方法

在实现农药制剂环保化的呼声中,由于过往经验的积累和激情推动,退休后近20年间,先后在5个企业担任总工程师和技术顾问,在帮助他们调整产品结构,提高产品质量,降低生产成本之余,并继续着力研究水性化农药制剂。经过对当时热销的吡虫啉探索实验,发现不用有机溶剂可制作高含量含氮固体农药水性化制剂,研发成功了世界稀有的45%吡虫啉、50%丙环唑、40%啶虫脒和戊唑醇、己唑醇、腈菌唑、嘧霉胺等拟烟碱类、三唑类农药的可溶化制剂, 其中吡虫啉、丙环唑等制剂己先后在深圳诺普信、海南正业等农药企业生产近二十年,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为水中相对稳定的固体农药制作高含量水性化制剂,开辟了一条新路。

    5.为有关企业创建了合成加工一步法,生产固体石硫合剂,松脂酸铜等有机铜液体制剂、福美砷悬浮剂等农药制剂,大大缩短了工序和原料及设备,避免“三废”,降低了生产成本。

    目前还在为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新型种子处理剂及全程解决方案和干悬浮剂新生产工艺及农药新品种设计方案的梦想成真而继续努力。

    四、人生体会及感悟

    1.化学农药将与人类社会共存

    人类是在不断抵御各种自然灾害和与各种有害生物持续抗争中生存和发展的。有害生物无孔不入,侵害人类肌体,争夺食物,由于它们个体微小,生命力、繁殖力和抵抗力极强,变异迅速,来势凶猛,物理、农业、生物防治法无法应对,只有不受自然条件影响、可规模化生产、作用迅速的化学农药方可平息灾害,以保障农产品的数量、品质和人们的幸福安康。

化学农药最突出的优势是高效快速、性能稳定可靠、经济省力、生产和使用不受地域和气候限制、应用广泛,因而被广大用户所青睐。生物制剂多数专用性和安全性强,不易产生抗药性,但作用缓慢,制作、保存和使用的限制因子较多,纯粹的生物防治更是如此。发展中的生物源农药,仍属化学农药范畴,都是以化合物形态来实现其功能。转基因抗病虫物种,长久安全性仍难确定,其功能也不可能一劳永逸。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人口增长和老龄化而农田减少、天然资源短缺匮乏、人类生存环境恶化及极端天气频发的难题,又向化学农药提出了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单位面积产量、综合循环利用有限资源,同时保护人畜作物和环境,提高农作物抗逆免疫能力等的新要求,这必将进一步拓展化学农药等生物用化学品的用武空间,因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化学农药仍会是农药的主力军,其他制剂和方法是综合防治的必要补充。这种更具高度选择性和综合功能的化学农药重器绝不能丢掉,只能使它更加优良和完美。加之,我国又是人多地少的大国,纵跨多个气候带,气象复杂多变,各种灾害频发,农药使用频率高,抗药性产生快,更需要不断农药创新来做人民的衣食后盾,若出现饥荒哪国也帮不了我们。

    2.农药科学是深奥的高科技

    农药的作用对象和保护对象与医药不同,都是无法沟通交流的低等生物,他们的生理变化和感受诉求难以知晓,又受自然环境影响很大,涉及的范围和科学领域广,这就增加了研究的复杂性和难度,因此,农药是不比医药科技含量低的深层次化学与生物科学结合的边缘科学,需要广博而深厚的农药、植物保护、农学、动植物生理生化、化学化工、肥料、医药、环境化学、信息技术等学科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经验技巧,绝非是低端的苦力产业。

    3.农药科技工作者必须深入农业植保第一线

    农药科技工作者必须深入农业植保第一线,发现问题,激发活力,勾引灵感,在继承古今中外研究成果基础上,产生新的智慧升华,方可产生高价值的技术创新成果。

    光阴如箭,日月如梭,人生过得很快,做不了几件有价值的事情,给我们这代人潜心研究的时间并不多,加之自身没珍惜和科学利用好宝贵时间,当向往的机遇到来时,又没更多时间、精力和平台来实现迟到的梦想。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有坚定理想信念和远大抱负,对农药研究有强烈兴趣,专注执着地为人类社会做贡献,而感到清欢幸福的新一代。

    人人都追求幸福,而完整的幸福含义是身心健康是基础,和谐的家庭与社会关系是条件,事业有成是目标,三者相互联系和促进,缺一不可。金钱只是成功路上留下的脚印,与幸福并无直接关系。

    幸福的命运不可能从天而降,它是靠坚持不懈的奋斗去获得,而且只有经过艰苦奋斗,才能感觉和体会到幸福的滋味。名利好比影子,要想捕捉它始终抓不到,但只要你一直往前走,影子自然会跟在你的身后。事业不论大小,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为自已热爱的事业而奋斗终身。


农资王软件[农资进销存软件]

联系人:李罗飞

服务电话/微信:13938255602

服务QQ:403860604

                                            http://www.zzhqkj.com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938255602

我们的邮箱

403860604@QQ.com

在线客服